<address id="dlrzr"><nobr id="dlrzr"></nobr></address>

    <address id="dlrzr"><listing id="dlrzr"><menuitem id="dlrz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dlrzr"></form>

          返回主頁

          “互聯網+醫療”能改變和不能改變的

          142005341709714

          圖片來自網絡

          我是一名心血管專長全科醫生,從醫37年,1979年就讀第二軍醫大學醫療本科,畢業后一直在附屬上海長征醫院工作。這是一所國內著名三甲醫院,我完成了臨床各科輪轉和心血管內科碩博士研究生學習,曾實施冠狀動脈及心臟起搏器介入手術上千例,對心腦血管疾病有較深理解。

          1997年創辦特需病房,我擔任了二個任期8年科室主任。2005年底,我卸去主任職務后開始醞釀創辦市場化體檢預防全科醫院——上海寓醫館。寓醫館在2010年取得了政府辦醫許可,僅用一年時間就完成類似今天眾籌融資7500萬元以及后續醫院建設和醫護人員招聘培訓等系列工作。醫院開業4年,發展勢頭良好,其中“互聯網+醫療”起了非常重要作用,即將進入股改走資本市場。

          創辦伊始,我們確立的醫療服務模式是建立醫療裝備重資產的疾病診斷業務平臺。該平臺積聚眾多線下醫學專家,以“互聯網+醫療”技術手段全面打通醫療服務壁壘,以社會需求的健康管理服務鏈進行專業化市場化整合,創建無限多“全科專家診室、??茖<以\室、健管服務專家室”的業務板塊,各司其職承擔法律責任。全科專家診室完成體檢重疾預防和診療把關報告,疑難危重手術搶救或客戶有要求延伸??茖<以\室,健管師是客戶全程服務維系者,專業依據來自于二類專家診室。再逐步建立病后康復和醫護養老專業服務平臺。這樣的臨床醫療專業精準服務鏈只有“互聯網+醫療”才可能實現。

          “互聯網+醫療”正成為當下熱門話題,醫改必須走“互聯網+醫療”的路子。近期醫療健康產業被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政府估算到2020年,醫療產業將有8萬億人民幣產值。伴隨股市回暖,資本市場躍躍欲試,醫療相關個股市盈率成百上千倍,熱度可見一斑。而越是熱門,越應該看清“互聯網+醫療”能夠帶來的服務變革和醫療服務本質,以及中國醫療服務國情。在冷靜思考和全面分析的基礎上形成共識,讓醫療服務在“互聯網+”風口上飛起來,飛好飛高飛遠。以下從醫生和醫療服務創業者的雙重角度談談我的初淺認識。

          首先我們要梳理中國醫療服務和醫改的現狀,即醫療服務國情。中國醫療服務可以說正遭遇著前所未有的混亂。病人、醫生、醫院、政府等直接參與的四方都不滿意,另外還有三個關聯方(社會辦醫資本、所有企業因醫保繳金持續走高以及公民)也都不滿意,可以說,幾乎沒有對中國醫療服務滿意的人。

          醫改這么多年了,“看病難、看病貴”不僅沒有解決,而且新出現了醫患矛盾激化、傷醫事件頻發、醫生看病恐懼等問題。國家大醫院人滿為患如同大賣場,排隊3小時看病僅有3分鐘,病人病情沒有清楚表達,醫生就可能開出檢查單處方單,病人想多問幾句幾乎不可能。再加上過度醫療、紅包回扣等現象不斷被渲染,病人憋著怨氣帶著懷疑就醫,治病哪能入心?醫患哪能相融?診療效果也可想而知。醫患關系對立猶如汽油桶,隨時會被引爆。為保護正常醫療服務秩序,就需要打擊醫鬧問題。極為諷刺的是,雖然政府不斷加強醫院安保防范,原本一致的醫患利益還是走到了對立面。

          那怎么辦呢?政府很著急,想盡一切辦法滿足民眾看病需求。近十年倍受關注的每年全國二會醫改民生話題始終沉重,箴言聲和質疑聲不斷。政府工作報告總是在說又增加了財政投入,努力在做工作,民眾也確實感受到了政府在改善看病現狀上的努力:為增加優質醫療資源不斷在新建、擴建、升格三級醫院,為下沉基層優質醫療資源不斷在組建三級醫院牽頭的醫聯體,為培養合格醫生實施的大學生三年“規培”計劃,為改變醫院以藥養醫采取醫藥分家取消藥品加成,為吸引和支持社會辦醫不斷推出國家大醫院品牌輸出、特許經營、混合所有制以及醫生多點和自由執業,等等一系列政策緊鑼密鼓,熱鬧非凡。

          但是,這些政策仍不足以解決民眾“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反而還在加劇。醫療費用急劇增長連政府財政和醫保都難以負擔,企業也因醫保繳金的負擔年年增加而叫苦不迭。人力成本增高,企業已經到了難以承受地步,只能冒風險盡可能少繳或者逃避繳金,這又帶來了經濟和社會問題。政府也知曉企業的難處,今年全國兩會上,馬凱副總理提到不能再增加企業負擔,要降低繳金額度。

          醫保費用的增長幅度大大超過國民經濟的增長幅度,醫??刭M的課題迫在眉睫。醫療服務隸屬公益還是市場一直爭論不休,政策左右搖擺。政府鼓勵社會辦非營利性醫療機構,但社會辦醫究竟是引進慈善還是營利性資金,一直沒有一個明晰的結論。公益性民生醫療盈利政策不清晰,財務操作極不規范,也無法規范,小打小鬧不成氣候,甚至成過街老鼠。醫改走到今天,民眾看病問題不僅未解決,而且新問題不斷,這樣的亂象似乎剪不斷理還亂。說到醫改困難的原因,各方都有借口,而政府比較常用的借口就是美國總統奧巴馬也碰到醫改難題,然后堂而皇之把醫改解讀成世界難題,一勞永逸。

          醫改真的是世界性難題嗎?如果中國醫改的設計和推進無懈可擊,那么為什么還是問題頻頻出現? 幾個淺顯的問題就可以看出我國醫療服務的問題出在哪兒。

          為什么那么多中小醫院門可羅雀?看病難不是在所有醫院,說明政府的醫療資源非常浪費。為什么那么多三級醫院名醫們再忙也不愿離開?三級醫院醫生條件太誘人,說明中國的專家評判有問題。為什么那么多民眾看病會返貧、醫保不能全兜底?看病把不住費用關,說明服務制衡體系有問題。為什么那么多因腐敗倒下的官員、院長、主任們貪腐金額震驚?可能發現的還只是冰山一角,說明政府堵不住醫院管理漏洞。為什么那么多民營醫院坑蒙拐騙誠信缺失?社會資本逐利脫離了醫療服務生命需要敬畏的本質,說明政府以為引進社會資本就是增加供給這么簡單。醫改思路如果僅僅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那么只能算是拆東墻補西墻。醫改混亂,其結果就是帶來更大的國家和民眾損失。這個錯,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人之初,性本善。嚴重的醫患沖突真的是因為民眾成為了刁民?不是。更有可能是因為政府沒有找到解決醫療服務問題的癥結所在。我之所以說中國具有解決醫改的社會制度優勢,就因為中國是一黨制,有很好的執行力。近幾年我不斷在主流媒體發表對醫改的看法,在證券時報我談到敬畏生命、誠信盡職是醫療服務底線;在中國衛生雜志我發表醫療服務要重新取得民眾信任的主題文章;在醫院管理論壇報我直言“過度醫療”會讓敬畏生命噤聲;在文匯網我又撰文指出醫療需要“服務公平有序、專業厘清把關、政府保障民生、醫生價值體現”;在東方早報我談過醫改與預防;在鳳凰網創新我則提出觀點稱中國醫改有制度優勢,必須剪公立大醫院的“營利”裙邊,破解看病難的二大關鍵是醫療服務誠信和發展全科,看病都要最好,醫院不能有分級,只能有全科??浦?,讓全科醫生成為民眾生命所托;在中國衛生雜志我發表對大學生規培的看法,“規培”加重看病難,讓醫生來源枯竭;在健康報我發表評論說國家大醫院品牌輸出、特許經營、混合所有制是滋生腐敗的土壤,會形成市場壟斷;在人民政協報我建言政府辦醫兜民生底是責任,非民生交市場;在人民代表報我撰稿社會辦市場醫療自生自滅,追求服務極致專業形成,倒逼出醫療服務誠信,社會辦民生醫療優先,是慈善,不要想獲利,對資本的負責成為政府辦醫的參照;在衛生政策上海圓桌會議上,我發言建議名醫成為醫院法人,以信譽保證誠信,名醫的收入價值靠市場實現,醫藥分家讓醫療責任不分,讓院長無法管理醫院;等等。

          中國醫改到底應該怎樣去做?二個劃分。必須劃分清楚民生醫療是老百姓生命兜底,絕對不可營利,是營利性資本不愿意介入的醫療服務,除非真正做慈善。醫改就是改在民生醫療保障好,非民生醫療市場競爭,非民生醫療自生自滅才會做到極致,民生醫療絕對不能做非民生醫療;必須劃分清楚全科與???,二者不是上下級,是服務鏈互補對接,全科看好小病、檢出大病轉???,??撇豢葱〔?,專心致志看大病,重病急病直接急診走???。抓住“互聯網+”的絕佳時機,中國的醫改和產業一定能比翼雙飛。

          “互聯網+”能夠改變醫療服務的哪些方面?互聯網的特點是觸角無處不在,特別是移動互聯網更是便捷無比,極大提升著醫療專業服務品質,已經有很多專家對如何讓民眾看病受益進行了各方面闡述。我的最大體會是,大數據云計算讓個人健康資料隨時隨地能夠獲取、共享、整合,遠程醫療的專家會診、視頻互動、影像診斷、心電診斷、疾病分析、健康管理無不滲透在服務方方面面,尤其移動互聯網將專家們的碎片時間有效整合,以及穿戴監護系統的移動互聯網血壓、血糖、心電等專業細化功能層出不窮,能夠想到的和沒有想到的新事物每天都在出現。這就是改變,不管承認不承認,接受不接受。

          但是,是不是“互聯網+醫療”就不需要醫生?答案是否定的。“互聯網+醫療”讓好醫生價值額作用盡顯。因此,不能改變的是更需要好醫生。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永遠是醫療服務的本質。

          自然界豐富多彩,人的壽命各有長短,所患疾病各有不同,同一疾病發生在不同人身體上的結果有明顯差異。我們可以看到隨著人類壽命延長,高血壓病、糖尿病、高脂血癥等慢性病越來越常見,發生心腦腎致命并發癥不足為奇,甚至于在年輕人身上發生也并不少見。誠然,我們要尊重科學,認同科學家的研究,相信醫學干預確實帶來人群重大疾病發病率和死亡率下降的事實。但對低危險者的干預則可能沒有任何益處,反而只有毒副作用,甚至死亡,相應還會帶來醫療費用的增長。

          敬畏生命是醫療服務的前提,我們必須清楚病危是搶救、病痛是緩解、病潛是預防。有許多所謂疾病可能不需要醫療干預,諸如抗疲勞療養、抗衰老美容只能屬于錦上添花的醫療服務。醫學是研究人類的健康學,醫療是服務個體的健康學,二者有相同也有區別,二者如何統一有時是一個糾結的問題。醫學可以設定正常值,但正常值以外有正常人,如把身高設定一個正常值,男性應該是165-175cm、女性應該是155-165cm,難道男性180cm、女性170cm算超標那就是疾病嗎?如果把這些非正常值當作疾病,給予治療,或手術或用藥,會造成什么結果?不用回答也能夠得出結論。顯然,“互聯網+醫療”并非萬能,在風口上的醫生或是創業者必須有清醒認識,千萬不能人云亦云,偏離敬畏生命的本質。

          最后做總結,“互聯網+醫療”是顛覆醫療服務的技術手段,但不能認為是純粹的營業性顛覆,更多的是對生命服務的神圣維護。生命靈性多樣有趣、生命脆弱折磨無奈,用好“互聯網+醫療”才不褻瀆生命。讓“互聯網+醫療”真正助力醫改、發展醫療健康產業,其價值才能得到充分體現。 

          責任編輯:周穎
          標簽: 互聯網+醫療 移動醫療
          雪花飘电影高清完整版
          <address id="dlrzr"><nobr id="dlrzr"></nobr></address>

            <address id="dlrzr"><listing id="dlrzr"><menuitem id="dlrzr"></menuitem></listing></address>
              <form id="dlrzr"></form>